行业资讯

河北:“口袋公园”转角遇见“方寸”之美

发布日期:2020-6-15 浏览次数:190

  作者:周聪聪 林凤斌     来源:河北日报

      推窗见绿,出门入园。如今,一个个或古朴或现代风格的绿色公共开放空间,正出现在城市的街角巷尾。

  人们亲切地称它们为“口袋公园”,或者“小公园”“小游园”。无论用哪个名字来称呼,这种见缝插针式的小空间,正成为市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或许哪天上街,你会惊喜地发现,那片荒废许久的杂乱建筑,或是尘土飞扬的荒地,已经是一个生机盎然的“口袋公园”了。

河北:“口袋公园”转角遇见“方寸”之美

保定河大园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5月21日上午,在位于邢台市车站路与新西街交口西南角的拾忆园,两岁半的小妞妞正被保姆方雁抱着,高兴地同园墙外驰过的货运火车挥手。

  “现在有了这个小公园,可算有了能带孩子玩的地方了。”方雁说。她们住在不远处的亿德隆小区,小区本身没有绿地,去最近的大公园,骑电动车都要半个多小时。

  以前方雁多是带着孩子在路边玩,“提心吊胆的,生怕孩子跑到马路上。”随着拾忆园的落成,方雁不再有这些顾虑。更令她满意的是,离这里一两公里处的地方,还有一处名为“吟春园”的小公园,“一个玩厌了,还能去另一个。”

  如今,在小区周围、城市的街角处,这些像“口袋”一样的小公园正逐渐多起来。据了解,截至目前,全省已建成“口袋公园”3600多个。

  “‘口袋公园’是这几年的新提法,一般指规模较小的城市绿色开敞空间,通俗讲就是我们以前的街头游园。”邢台市园林局高级工程师张志军介绍。“随着城市的发展,人口居住密度变大,人们对健身、休闲场所需求持续增加,但由于大公园绿地服务半径有限,街头绿地便被赋予了更多功能,‘口袋公园’也由一开始‘以绿为主’向文化建园、特色建园、设施完善方向转变。”

  “口袋公园”大小不一,大的上万平方米,小的甚至不足1000平方米。相比于大公园,散布于城市街角的“口袋公园”虽然有些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我们这个小公园1.2万平方米,在‘口袋公园’里算大的。虽然和大公园比小得多,可在植物配置上一点儿不含糊,总共有30多种乔木,20多种灌木。”在位于石家庄市桥西区槐安路两侧,友谊大街以东、红旗大街以西的振一街“口袋公园”,项目负责人杨广彪一一列举——彩叶树种银杏、元宝枫、鸡爪槭,常绿树种油松、白皮松、大叶女贞……“即便是小公园,一样是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果、冬有绿,四季皆景。”

  这里不仅有景可看,功能同样完善。

  在振一街“口袋公园”,8道新中式的仿古景墙,矗立在郁郁葱葱的花木之中,狭长的条形公园被景墙巧妙地分割出四五个空间,借助景墙“对景、框景、漏景、夹景”等手法的运用,漫步小公园,也是步移景异。人们有的切磋广场舞,有的倚在景墙半亭下的长凳上闲坐,孩子们则滑着滑板车自由穿梭,好不热闹。

  “‘口袋公园’是人们家门口的绿色休闲活动场所,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对它的要求已经不仅仅是‘进得去’,简单铺个小路,建个小亭子、小桌子已经不能满足需求,这就需要借助一些硬质景观的打造,让大家‘坐得住’‘游得下’‘玩得开’。”石家庄市园林局规划指导处处长付晓鹏说。

  他介绍,游园建设内容包括纯绿化和硬质景观两方面,建筑、小品等硬质景观的投资比例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游园服务的丰富程度。“同样一个小游园,原来硬质景观投资占比大概只有10%—15%。现在的硬质景观投资占比能达到30%甚至更高。”

  作为城市微景观,“口袋公园”除了“颜值”,还有一些新技术“内涵”。

  位于保定市七一中路和长城北大街交口东北角的五勇士广场,东部红黄交织的塑胶场地与绿地间,有一道铺满鹅卵石的植草沟。为了不影响大树生长,塑胶场地上的树池专门铺装了透水混凝土,既能保证水流下渗,又方便群众活动。

  “在设计时,我们专门给塑胶场地设定了微小的坡度,以便雨水向植草沟汇聚,起到日常集水的功能。如果雨下得过大,植草沟还通过地下管道与道路市政排水管网相连,能够及时排水。”保定市园林局规划设计处处长张晶介绍,在“口袋公园”的建设过程中,该市建设部门结合海绵城市、生态城市的建设理念,主动建设下凹式、集水型绿地,并综合运用透水铺装、节水植物材料、雨水收集等各类材料和措施,从细微处打造节水型城市。

河北:“口袋公园”转角遇见“方寸”之美

石家庄松石园一角。如今,在我们生活的小区周围、城市的街角处,这些像“口袋”一样的小公园正逐渐多起来。河北日报记者田明摄

  量身打造对接群众需求

  由于城区规划、人口分布各不相同,市民需求也各种各样。百姓家门口的“口袋公园”建设并非简单的“复制粘贴”,几乎每一座都需要“量身打造”。

  在位于保定市长城大街与五四路交口东南角的游园——河大园,两个长20多米的红色“C”型廊架座椅,环绕在地球雕塑小广场的一侧。

  “别看现在没人,一到下午放学,这些座位就全坐满了。”张晶介绍,该游园附近有一所小学,每到临近放学,家长们都会聚在公园等候孩子放学,“以前人们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河大园是一处改造提升的游园,在改造提升时,保定市园林局对设计方提的要求是,既能与原来的地球雕塑风格一致,又能增加休息设施方便市民休息。

  “口袋公园虽然小,但花的心思更多。”张晶表示,“口袋公园”最贴近群众,因此一定要根据附近居民的需求做设计,是面向老年人的休憩区域,还是面向家庭的运动场地,还是面向年轻人的广场式绿地?都需要经过一番考量。

  同样是健身和休憩需求,不同的居民群体,决定了不同的设施配置。

  保定五勇士广场同样是一所提升改造的游园,此前该游园除了一座五勇士雕塑,这块三角形地块上几乎全是树木。随着周边居民小区的增多,人们纷纷聚到这里从事体育锻炼。“这边小区的人们有抖空竹的习惯。”张晶说,正是了解到附近居民的锻炼习惯,在进行该游园的改造提升设计时,专门开辟了一块儿活动场地,并进行了塑胶铺装改造。“塑胶铺装平坦有弹性,适合抖空竹。”张晶解释道。此外,活动区旁边还建了休息长廊,方便居民休憩。

  “‘口袋公园’建在市民家门口,本就是为了服务群众,因此,服务性、实用性,是‘口袋公园’建设秉持的第一原则。”张志军介绍,“口袋公园”虽然大小不一,但只要设计能允许,就要尽量满足人们的需求。

  5月21日临近中午,当记者来到位于邢台市新华北路与邢州大道交口东南角的市民客厅游园时,只见工人们正在加紧安装儿童游戏区的设施。

  “安装完后,这里会专门辟出一个沙坑。随着城市路面硬化增多,现在的孩子几乎已经体会不到玩沙子、玩土的乐趣了,但在这里他们能玩个够。”邢台市园林局工作人员张立娜说,市民客厅游园面积足有两万多平方米,在设计时不仅设置了透水铺装的漫步道,还建设了羽毛球场地,以满足老人、小孩、年轻人不同的运动和休闲需求。

  大有大的考量,小也有小的心思。

  “你看,这个小绿地虽然只有1000多平方米,我们给加了个廊架、设了一些石凳,这样大家起码有个坐的地方。”穿行在保定街头,每看到一个街角绿地,张晶就会讲一讲很多人可能并没有注意到的“贴心变化”。

  不过,不论是新建还是改造提升,对于“口袋公园”的建设来说,后期维护也是需要充分考虑的问题。

  “对于公园维护来说,最怕的是人们随意践踏草坪,走的人多了甚至还成了一条路。”张晶说,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说明居民有这个需求,“因此,我们还不如顺势而为。”

  在河大园,贯穿着两条东西向的园路,一条是新增设的塑胶慢跑道,一条是原有园路。“其实这条慢跑道的路线就是之前人们踩草坪踩出来的。”张晶解释说,人们都有抄近路的习惯,之所以会形成这样一条路,是因为游园东头是一个人口集中的宿舍区,走这条路更近便。

  “我们的设计不能让老百姓感到别扭,与其简单地指责大家不文明,倒不如从需求出发进行改造。”张晶说,河大园自从新增了慢跑道,践踏草坪抄近路的行为也随之消失了。

河北:“口袋公园”转角遇见“方寸”之美

邢台市襄都路旁的红色廊架,廊架顶部在骄阳的照射下,地面上出现了“襄”的影子,别有一番趣味。张立娜供图

  留住城市的“乡愁”

  “我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一直住在这儿,对河北农大我太熟悉了。这个园子没建好时,我还总带着孙女到农大院里玩。太行山道路、李保国我们也都知道。”5月20日,在位于保定市三丰路和灵雨寺街交口西北角的农大园,70多岁的边阿姨打开了话匣子,不由感慨,“漂亮的小公园哪都可以有,可是能勾起这么多回忆的园子,唯独这一份儿。”

  在她身处的农大园,有等比制作的青灰色农大老校门,在公园西北角的铜板浮雕上,雕刻着李保国头像和河北农业大学历史上历次变更的校名等内容。

  除了提供游憩、休闲、锻炼等实用功能外,各个城市遍布街角巷口的“口袋公园”也有了更多文化味儿。

  “在设计、建设过程中,‘口袋公园’融入地域历史文化元素,让城市文化‘看得见、摸得着’,让文化表达更加具象化和艺术化,显示城市的文化特征,有效延续历史文脉,能够增加市民的幸福感、归属感和认同感。”省城市园林绿化服务中心副主任岳晓表示。

  “注重文化内涵的打造,是传统园林发展理念的回归。”张志军表示,中国传统园林主要以北方皇家园林和南方私家园林为代表,都讲究形神兼备。“近年来,在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中,园林的发展重视量的积累,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园林的本质,造成了景观雷同,因此我们现在设计建设‘口袋公园’时,会特别关注历史和文化特色的打造。”

  不过,找到合适的历史文化主题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付晓鹏说,在确定石家庄市新华区党家庄村一处“口袋公园”的主题时,设计方案前前后后修改了三次。

  “第一次,我们委托的设计方提出要建个互动园,围绕‘听’‘闻’‘说’等设计了一大堆。”对方的方案令付晓鹏听得云里雾里,“整体感觉很飘”;第二次,设计方提出要打造红色历史文化,“但我们感觉当地这方面历史并不突出,打造这样的主题显得很生硬。”付晓鹏说,就在设计方案陷入僵局时,他们带队到村里开展“双问计”调研,当地村民建议这个游园靠近党家庄小学,能不能以“劝学”为主题设计一个园子,“大家一下子觉得这个主题对了。”

  “我们总说要打造特色,找准主题,但特色和主题需要我们充分调研,符合区域的历史文化特色。”付晓鹏感慨,一旦找对了方向,难题也迎刃而解。

  在进行荣盛锦绣华府代征绿地建设时,考虑到该地块之前是棉纺厂区,石家庄市园林局有了建“织锦园”的想法,没想到这个想法得到常山纺织集团的大力支持,不仅提供了大量资料,还专门找到纺织厂的一位老工会主席为他们讲解。“老爷子激动地翻出老照片,一张张为我们讲述,还跟我们提议,可以在公园放上一些旧机器设备,让纺织的历史更加鲜活。”付晓鹏说。

  即便主题明确,怎样实现主题同样是不小的挑战。

  “在河北师大东门的一块绿地,我们设计的主题是‘桃李园’,在植物搭配上,就需要考虑哪些植物和这一主题搭配,最终我们选择了山桃、紫叶李、榆叶梅等开花植物。”付晓鹏解释道。

  每座位于方寸之地的“口袋公园”,都经过了一番精心设计和打磨。

  “因为园子紧挨河北农业大学,我们很早就确定了河北农大的主题,但和河北农大相关的元素很多,什么才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呢?”在和河北农大的对接中,张晶发现,很多人对河北农大的老校门印象深刻,现在的河北农大校徽还以老校门为背景。不过学校已经没有老校门的影像资料,设计部门也只找到一张像素很低的照片。

  “既然要勾起人们的回忆,就不能让人觉得不像。”张晶说,“为了最大限度保证做出的校门符合原样,我们先把照片扫描成电子版,再用工程软件‘反’成工程图。”

  引发人们与历史文化主题的情感共鸣和思考,需要尽可能地复原,也同样需要创造性的构思。

  5月21日中午,漫步邢台市的襄都路,路旁五个高大的红色廊架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只见廊架顶部在骄阳的照射下,地面上出现了“商”“邢”“赵”“常山”“襄”的影子,自有一番趣味。

 

  “邢台市有3500年建城史,曾是商代祖乙之都,历史上四次建国,三次定都,素有‘邢国故地、襄国故都’之誉。”张立娜解释,这样的设计,借助了光影的变化,让人们在乐趣中体会邢台悠久的历史文化。

相关文章

·交流互鉴:无锡融创香樟园
·创意走廊,小石镇主街改造!
·重庆将打造城市立体绿化品牌 力争每年新增百种以上城市园林
·我们在设计滨水景观时在设计什么?
·栾树种植技术 栾树育苗栽培技术
·中式园林美学·圆
·日本白川乡合掌造及其村落保护
·【苗乡行湖北湖南线】第一天——造型苗与特色种苗
·江苏常州成立园林文化研究院
·怎么想出来的?每个作品都这么有创意